博文

说是李泉,实则无题

上周看了《我要我们再一起》,心想不知道李泉在这个节目能撑几期。这周不淘汰歌手,又拿了个第四,想来下周也不会有什么危险。总之,看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是松了口气,还是又悬了口气。
第一次留意到李泉的表演,是在两年前《蒙面歌王》的舞台上,他戴着一个简单粗糙的面具化名“灵魂战警”,听起来有点老气。当时弹着琴,唱着国语的《每天爱你多一些》,面具遮着,看不到太多表情,但是不断瞪着的眼、扬起的下巴、颤动的手指,有戏剧感。我对这样的演绎既喜欢又不喜欢——喜欢那种随性肆意的尽情挥洒,不喜欢过于夸张甚至做作的表情和动作。在那档节目中李泉的选曲和编曲不主流,舞台表现也不讨喜,没能支撑几期就被淘汰了,总决赛复活后的战绩也不理想。
上周去《歌手》是救场,自弹自唱的风格一如既往,还是那么潇洒自在,有种“大将之风”。等表演完了我在社交媒体上逛了一逛,用“毁誉参半”来总结并不夸张。看到“做作”、“老派”、“油腻”、“浮夸”这样的形容,我感觉有那么一点,又好像没那么夸张。至于说他的演绎比较高级,我心里虽然默默点头,但是觉得这样的解释还是不妥。
我真正艳羡的,还是那种旁若无人的气度和姿态罢。有时候觉得,社会了的人恐怕或多或少都有些病态的:想发泄出来情绪要不就得借着醉意,抓着事情的由头,秉着“对事不对人”的说辞;要不就得在背光掩人耳目处,遮掩偷摸着像在酝酿臭屁。在这一个个标签甚至是罪名面前,真诚也好,洒脱也罢,都不再是明智之选,只能在面面相觑的尴尬中,拿出“难得糊涂”来互相搪塞了。